365彩票聊天室计划平台登录-pk10手机人工在线计划_步步高pk10计划_北京赛車单期pk10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老板的暗恋

老板的暗恋

老板的暗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1:31

评语:一本值得阅读的文章,看一眼就又一种一口气看完的欲望,故事内容写的很精彩,推荐阅读!

《老板的暗恋》是一部作者伍薇写的一部精彩都市小说。主角阎骥陆明佳,故事情节描述:阎骥,阎皇集团的掌权者,他倨傲冷漠,享受孤独,宁愿对立,宁愿树敌,也不容许任何人主宰他的王国,就算是那个烙印在他心上的女人也一样──她是温暖如煦的太阳,但她的炽热终究不是属于他,越是和她相处,他越害怕坚不可摧的心被爱情击溃。最终他只能以爱为名,狠心折断她飞翔的羽翼,即使代价是永远失去她的笑容……陆明佳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个男人如何摧毁她的爱情。他说她没有家世、没有学历,怎能匹配得上他弟弟!就算她曾是出色的演员,却依旧入不了他的眼,云泥之别的残酷,人生如戏的作弄,让她的星途屡受波折,不过悲惨世界未到尽头,她那赌性坚强的渣父闯下大祸,害她多年后再度与他重逢她太明白沾了他会万劫不复,但她又怎能猜到命运不由人,到头来必须承受爱上他的苦果──......365彩票聊天室计划平台登录-pk10手机人工在线计划_步步高pk10计划_北京赛車单期pk10计划小说网为大家提供老板的暗恋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

「星星知我心」是早期红极一时的八点档连续剧,述说一名罹患癌症的母亲在将要离世前,替自己的五个孩子寻找合适的认养家庭,故事情节感人肺腑、赚人热泪,在当时的街头巷尾引发非常大的回响和讨论,可说是台湾电视史上连续剧的代表作品之一。

这年头流行旧剧翻拍,安全的题材加上怀旧的观众支持,电视台一窝蜂的跟进,多年后的现在,「星星知我心」即将进行电视史上第三次翻拍。

此次翻拍主角阵容坚强,网罗当前最红的偶像明星,再加上此次翻拍由「阎皇」主导和制作,受瞩目的程度从今天开拍记者会上庞大的记者阵容就足以说明,绝非一般电视节目可以比拟的。

「阎皇」是谁?

阎皇集团早年由香港地产发迹,现今跨足的版图包括金融、酒店、博弈和娱乐,权势早已横跨两岸三地,目前掌权者为阎家第三代。

「阎皇」的娱乐事业更占据着华人演艺圈的龙头宝座,旗下的艺人经由「阎皇娱乐」的彻底改造和包装,配合独特且强势的营销方式,造就出许多让其他经纪公司望尘莫及的闪亮巨星。

「我说如果成年版的弯弯一角能由陆明佳出演,也算是个话题。」

陆明佳是名女演员,脸蛋漂亮,身材也算高,属于艳丽型的艺人,和目前当红名模有得比,只可惜星运像蒙层灰似的老是黯淡无光。

这几年她不但没有代表作,更是所谓的万年配角,形象不是小三就是坏女人,就算偶有舞台剧的邀约,也都是没啥名气的小剧团,代言更是零星几件,加上没什么绯闻,没话题又没露肉的女星自然见报率微乎其微。

两位记者在「星星知我心」开拍记者会中私下闲聊着,会提到陆明佳,其实是因为当年第二次重拍此片时,陆明佳就是饰演弯弯小时候的那名小童星。

当时的陆明佳可不像现在这样星光黯淡,她会演,脸蛋又漂亮,曾被大导演比喻为最让人期待的童星之一呢!

只可惜--

「怎么可能?!这是阎皇制作的戏,怎么可能找她?」

没错,这就是她星运不佳的主因。陆明佳外型是很好,但在这个除了实力更需要人脉关系的演艺圈里,遭「阎皇娱乐」冷眼看待的人,也不会得到其他制作公司关注的眼光。

记者甲不免叹息。「唉,真可惜,也不知道陆明佳是怎么惹上那样的大人物,冻了这么多年还没解冻。」

记者乙还年轻,注意力全放在台上身材曼妙的女主持人身上,眼神闪亮亮的,哈,美人谁不爱?「不是听说她出言不逊惹恼了阎少?」

阎少,也就是「阎皇集团」目前的当家掌权者--阎骥。

阎少二十岁正式接掌大权,正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十七年之间,他让阎皇集团的事业版图和营运获利以翻倍的速度成长,气势如日中天,财富更是富可敌国,在政商与黑白两道之间绝对占有不容轻忽的地位。

老记者叹了口气,年轻记者果真没有追求真相的好奇心。「你想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只是出言不逊会被冰这么多年?财大权大的阎少会这样没有眼界和一个女人斗气?我一直认为那件事一定是真的。」

年轻记者想了下。「耶,你是说陆明佳和阎少弟弟交往的事?阎皇那边不是否认了吗?后续也没人敢追踪报导了呀!」

「哎呀,这铁定是真的啦,否则当年阎少不会浪费时间去封锁这条新闻!」

年轻记者耸了耸肩。「只能说豪门深似海,强扭的瓜不甜!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因为这件事而冷冻陆明佳,阎少也未免太小题大作了?!不是听说阎家二少爷被送去英国读书,都几年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唉,当年两小无猜也不是什么大事,真的没必要把人家冰这么多年,女演员的大好青春全都这样浪费掉了,阎少的手段也真够狠的了。」

这个圈子很现实,就算真的不是阎少下令封锁陆明佳,但底下的人揣摩上意,自作主张,摆尾讨好也是稀松平常的事,陆明佳这七年星途坎坷不顺遂,也不足为奇。

老记者拍拍后辈的肩膀。「坏话留在心里头说就好,可千万别说出口,咱们这个圈子好事者多,就爱见人闯祸,你小心点。」

年轻记者立马感谢前辈的提点。「是是是,我会多注意的!」

这厢开拍记者会热闹滚滚,记者间的闲聊也渐渐转到其他话题。

然而闲聊间提到的万年女配--陆明佳现在又在哪儿呢?

★★★

巷弄里阴暗的地下室隐藏着一间赌场,装潢老旧,灯光昏暗,只摆放了几张桌子,和几副她看不懂的牌。这里既不是澳门,也不是拉斯韦加斯,但不需要任何金碧辉煌的门面,如此简陋的配备就能不靠一弓一箭之力轻易摧毁一个安宁欢乐的家庭。

十赌九输没听过吗?连小学生都懂的事,沈溺在赌桌上的人却宁愿催眠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作着总有一天会翻身的痴狂美梦!

「我说陆大小姐、陆大明星,妳爸欠的一百万妳打算怎么解决呢?」

窄小的房间烟雾弥漫,赌场老大跷着二郎腿,嘴上叼着烟,问候着今天的贵客。

陆明佳眨眨眼,真巧啊!这气氛多像她昨天才拍的戏,同样是父亲欠人赌债,女儿被赌场暴力威胁讨债。呵,不管是不是在片场,这样的场景她见多了,被赌场大哥威胁、被捉到小房间聊天,天天有接不完的讨债电话,当家里有一个赌鬼,这一切都会被正常化。

所以她很能演。「大哥,」她拿起手帕,凄楚地擦拭着眼角的泪珠,模样就好像昨儿个演出的角色一样。「我哪是什么红星?您也看到了,就串串场的小角色罢了,如果我是红星,怎会让我父亲欠大哥您钱呢?演员工作不固定,我自己也是有一餐没一餐的,实在是......我也有我的困难......」

大哥身旁的小弟不想看人演戏,脏话噼哩啪啦先来一串。「我呸!妳以为装可怜有用啊?我们有看报纸哦,报纸上都说随便一个Showgirl,两个小时的出场费就有一万块,妳会比不上Showgirl吗?啊?欠钱就要还啦!父债子偿是没听过哦?」

陆明佳放下擦泪的手往膝盖上一摆,腰杆挺得直直的,对于身处险境却一点也不害怕,她脸上还化着下戏前的大浓妆,连卸妆的时间也不给就被人押了来,唉,害她的肤质变差不知要找谁索赔唷。

「大哥太瞧得起明佳了,明佳哪比得上出场费一万块又青春貌美的Showgirl呀?大哥有看报纸就应该很清楚,我只是个万年女配,摆不上台面的。」

看不惯她敷衍了事的态度,赌场小弟性子急,也不啰嗦,拿着木棍就往桌上一打,大声咆哮。「干!讲来讲去,妳就是不还钱就对了!」

赌场小弟意图以声势吓人,以为这样吓唬女人很好用,殊不知陆明佳经历过的不只是木棍打桌子,一年前的逼债场子比这个还要火爆,当时她还被打伤了右腿,和剧组请了半个月的假疗伤呢!

她幽幽一笑。「想还啊,怎么会不想还呢?只是我能力不够,这些年还债的钱都可以买帝宝了,我还有什么本领可以再还这一百万?」

「妳欠打啦!」赌场小弟被惹恼了,拿着棍子就打算要赏顿皮肉痛,他们的字典里可没有怜香惜玉这几个字。

「等一下。」

赌场大哥意外地出声阻止,小弟咬牙切齿地收起棍子,只见大哥起身,冷冷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出口是标准的台语。「看妳『叫嚣』不错。」

气势?陆明佳苦笑。「大哥言重了,我很怕的。」

大哥冷笑,大手将陆明佳下巴一抬,冷声威胁。「长得不错,很漂亮,听着,别以为时代在进步,逼人为娼的下等事不会发生,如果妳还不起这一百万,我看妳姿色倒有,还钱不会多困难。」

陆明佳下巴被捏得发痛,但也没心去阻止,迎视的目光一样平静,不带一丝慌张。「随便吧,我有什么差?不过小命一条罢了。」

大哥大笑。「有听过生不如死这句话吗?有时候想找死都没那么容易!」

陆明佳勾起嘴角。「『生不如死』是吗?戏里我常说呢。」

大哥有些恼怒。「妳真不怕死?我这可不是威胁哦?」

陆明佳迎视赌场大哥的眼,原来近五十多岁的江湖老流氓,发狠的模样就和电视上演的赌场大哥一模一样,果真戏剧印证人生。

「我相信啊,但事实就是这样,我没钱,就一个人,名下资产只有一部车,连住的地方都是借住的,难道还不够凄凉吗?」

她的坦然无惧对上大哥的审视,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较量着。

突然,赌场大哥放下手,笑了。「我女儿和妳一样大,如果她有妳一半的骨气,我就不用天天烦心她会被男朋友骗。」

大哥倒了杯茶,放在她面前。「喝茶,说这么多,妳也口渴了。」

陆明佳也没客气。「谢谢大哥,从今天半夜三点开工到现在,」她看了看腕表。「现在时间晚上七点,这是我第一口茶。」

「妳不怕我下春药什么的?」

陆明佳一口饮尽,放下茶杯。「随便吧。」

人生在世有许多的无奈,她鄙视厌世的行为,所以只能以不逃避的心态面对每一场「浩劫」。

大哥笑了,或许是看在眼前女子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岁数,或许看多了哭天喊地的求饶方式,她的冷静和毫无畏惧的勇气意外激起他难得的恻隐之心。看着另一边被捆绑在角落的陆浩强,相较于他女儿的坚强,陆浩强只是一只怕事的落水狗!

「陆浩强,这样的女儿都被你拖累着,你要不要脸啊!」

要不要脸都没关系,女儿摆明不管事的态度早已急坏了陆浩强,他胸骨虽被打伤,但仍边咳边喊道:「佳佳啊,妳不能不管爸爸啊!才一百万妳不可能拿不出来,妳不能不救爸爸呀!妳是我女儿,到死都是我陆浩强的女儿,再怎么样妳都不能不管爸爸的死活啊!」

父亲这种只顾自己生死的态度,她虽然不吃惊,却还是被伤到了......

她是童星,从小就拍电影、拍连续剧、拍广告,她的童年都是在摄影棚里打滚。只是太容易累积的财富,却是导致父亲不知珍惜、价值观偏差的主因,哪怕她早就不红了,爸爸出手还是和过去一样阔绰。

陆明佳垂着眼帘,没让任何人看到她眼底的伤心。

就算她有存款,也是要留给妹妹明卉当作她出国读书的基金。明卉学的是3D动画,她有这样的才能,当待在台湾没办法有更好的发展时,就只能送她出国学习,就像戏里演的,因为工作,她只能选择大学夜间部,所以她绝对不希望妹妹跟她一样,毕竟明卉功课好又开朗天真,明卉的未来值得更好的生活,她绝对不希望妹妹和她一样吃苦。

「我没有不管你,这是无底洞好不好......」陆明佳好无力。

「佳佳妳要救爸爸呀,妳就这么狠心要看着爸爸被他们这些坏人打死吗?」

赌场老大被逗乐了,哈哈大笑。「我是坏人哦?坏人还借你钱赌博哦?陆浩强,你女儿不是有说,若不是要帮你还赌债,她早就住帝宝了!你这种父亲不知怎么当的,陆小姐,我这个『坏人』是不是应该替天惩罚他一下啊?」

当然开赌场绝对不是做慈善事业,也不可能因为有一点恻隐之心就不用还钱,小弟很机灵,完全听懂老板的吩咐,棍子如下雨般用力打在陆浩强身上,陆浩强痛苦地大声哀叫,老大还开心得拍手叫好呢!

「妳还有一个妹妹不是吗?她来当Showgirl,应该有两个小时一万块的价码吧?」

陆明佳的目光自父亲痛苦叫喊的脸上收回,平静地迎上老大的猖狂。她不会去反呛「要是敢对妹妹怎样她就会怎样」的无聊对话,她只是清楚表明自己的能力和方式--

「我会把车卖了,不用扯到还在念书的孩子。」

「呿,妳的车有值一百万?」

「没有。」

「那,陆大小姐,妳是从什么地方认为我会好心帮妳打折扣呢?」

陆明佳双拳紧握。「这是我唯一能给的,就算大哥把我爸和我,甚至我妹都打死,我也只能先把车卖了还债。」

赌场大哥大笑,生意是长久的,把人逼死一毛钱也拿不到!

「我是有读书的文明人,不会这么血腥。小蔡,你陪陆大小姐去把车子卖了,看着她,千万别让她吃了车行的亏。至于妳这个没用的爸爸,就先留在这里,我们来帮妳尽孝道,三天时间,妳把尾款补足,我就放人,否则就当我是好人,帮妳家除掉这个害虫也不错!」

虽然没放人,但老大已释出善意,至于要手下陪卖车,绝对不是怕她被人骗,而是他们想立刻拿到热滚滚的现钞罢了。

陆明佳很明白这是他们最后的底线,虽然要想立刻拿到卖车的钱的唯一方式就是贱价售出,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

站在车行前,人行道上的台湾栾树正迎接一年一度的绽放,她迎着凉凉的秋风,心境比随风而落的枯叶还要凄凉。

她的车是今年年初才出厂的新车,找了家连锁中古车行,议价后,最后结余,三天后必须再补足五十万。

陆明佳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开机。赌场大哥怕她录音存证,全程要求关机,其实大哥真的想多了,她小卒一枚,怎么可能跑去举发?让自己成为警方线人的同时立马晋升为黑道的仇人?

LINE里有近百条未读讯息和二十几通的未接电话,都来自同一个人,生命如此精彩,陆明佳也只能再叹气,顺手回拨,不用等她开口问安,迎接她的就是连珠炮似的问候--

「哦,妳这个小坏蛋是躲到哪儿凉快啦?!还有一场戏,妳居然敢连妆都没卸就跑出去遛达玩耍?肌肤坏掉是自个儿的事,妳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妳知不知道咱们制作人会怎么对付我?天啊天啊,我怎么这么苦命啊!我才三十岁,不是七十岁,怎么会变成像老妈子一样啰嗦呢?我要管着妳吃,管着妳喝,还怕妳着凉,天天嘘寒问暖,天啊天啊,我是怎么对妳的,妳这个小没心肝的居然给我搞失踪?还不接我电话!妳怎舍得眼睁睁看着我差点被制作人杀掉?!说,妳到底人在哪儿?」

陆明佳望着没有星月的夜空,现在是下班时间,马路上车水马龙,每个人都赶着回家吃晚餐,多年三餐不定时,她的胃早忘了什么是饿、什么是饱了。

呵,原来自己这么脆弱,怎么才被大胖哥这么一骂,眼圈居然发酸,她居然有流泪的冲动?她苦笑,抬头,大口呼吸着干燥的空气,将这些没用的眼泪,全逼退回去。

「大胖哥......」她低低地唤了声,嗓音还是遮掩不住哽咽的泪意。

毕竟都合作六年了,身为最贴身的经纪人,张大胖就算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也能感受得到六、七分。

在圈子里,他虽然不是王牌经纪人,但毕竟闯荡多年,在演艺圈总有些名声,一手捧红的红星也有好几个,偏偏最让他操心的就是小陆这个没产值的女人,他是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子在看待,唉,只能说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哎,我宁愿妳叫我一声死大胖,妳每次叫我大胖哥准没好事,说,小没心肝的,妳在哪儿?」

「民族东路。」

「去那儿干么?」

「......卖车。」

大胖叹口气。「又帮妳那个赌鬼老爸还赌债了?」

「嗯。」

大胖觉得很厌烦,嚷道:「干脆让人把他给砍了算了!」

陆明佳苦笑。

「待在那儿,等我去接妳,先带妳去吃饭,再回来开工!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妳以为妳是谁啊?王雪红吗?还是提款机?也不想想自己总资产就那辆车子,妳把它给卖了,妳怎么赶通告?搭捷运吗?妳好歹是个女明星,要营造神秘的感觉懂不懂啊?和平常百姓挤捷运这象话吗?!」

大胖念着念着,结束通话。

陆明佳苦笑,总觉得今天苦笑特别多,好像除了苦笑,很难有其他情绪了;但苦笑也好,总比哀哀戚戚掉眼泪强。

还是那句老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倒霉的事,挡都挡不了,既然这样就不需多想,宁愿发呆也算是种平静。

她望着前方,思绪真的腾空了,所以没感觉到自己正被打量着--

那冰寒的注视来自对面路边,坐在黑色宾利里的一名高大冷凛的男人。

那深邃的黑眸,沈得像一潭黑水,任谁也猜不透。

他看着,无情地收尽她一身的狼狈与孤独。

狼狈。

他手掌缓缓收紧,骨节泛白,手背上青筋毕露,一道厉光由眸底闪过。

「开车。」

司机接到命令,不敢有半丝怠慢,立即将车子驶进车道。

笼罩在这诡异的低气压里,坐在副驾驶座的林特助极细心地留意到老板嗓音里的压抑,他小心翼翼瞄了眼窗外那抹修长的身影,立即收回视线,不敢多做停留。

身为特助,他什么也不敢求,只希望今天晚上的应酬,老板的心情别被影响才好。他当然不是替老板担心,而是不希望老板迁怒旁人,错杀无辜......

由于这里离内湖的片场并不远,黑色宾利离开后没多久,大胖便赶来了,陆明佳低着头,自动坐上车。

既然见到了人,身为经纪人的大胖,总算放下一整天的担心,但还是免不了先念个几句,古人说的对,恨铁不成钢啊!

「妳啊,最近戏在ON档,好歹妳也是个家喻户晓的明星,一定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吗?看看妳,妆都花了,这是什么鬼样子?再怎么样也得拿副墨镜遮一遮--」

「大胖哥,我同意和黄董吃饭。」

陆明佳突然来上这一句,倒真的把大胖给吓到了。

商场上传言每个明星都有吃饭行情,这绝不是空穴来风,有权有势的人在交际场合总会希望身旁有一个受关注的女伴,哪怕是按次论酬,只要挽着女明星出席就是一种时尚,也是身分地位的证明。

小陆虽然不是闪亮亮的大明星,但小陆够漂亮,身材也够辣,虽然冷冰冰的,却也夺得冰山美人的美称,红不红已经不是绝对的了。

老实说,这样的邀请真的不算少,甚至还有制作人或导演拿着剧本挑明着要「好处」,但他家小陆不来这套,她一不应酬,二不和大头吃饭,安分守己,努力当她的二线演员,这些年下来,演技早已获圈内人肯定,要不是莫名其妙的原因挡着,他很清楚小陆的星途绝对会比现在好上数万倍!

大胖眉头一皱。「哎呀,妳真确定要这样?不是气话?一个黄董下来,就不止一个黄董喽?我看妳啊,其实是想气死我才打这个主意!」

「......我需要钱。」

「天啊,卖了车还不够?」

「还差五十万。」

大胖叹口气,牙根一咬,若不想让小陆踏进火坑,也只能打破自己的规矩,他向来紧守着不和旗下艺人有金钱上的往来。「好,算我怕妳了,五十万我给!就按月从抽成里扣,妳好好拍戏就对了!和那些老男人吃饭多没意思啊,这些有钱人一个比一个还要变态!」

陆明佳看着大胖哥一脸的愤慨,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大胖哥一向对她很偏心,她连住的地方都是在大胖哥家里,大胖哥这样对她,难免遭到其他人眼红,这是一种情义相挺,大胖哥是她的好姊妹。

就因为这样,她更必须守着大胖哥的规矩,不能有金钱上的往来。

「大胖哥,青春有限,那些老男人还会捧着白花花的钞票上门,我应该心怀感激。而且不止那五十万,小卉明年就大学毕业了,我想让她去美国读书。」

大胖气得想打方向盘,胖胖的手指指着她,差点没脑中风。「妳啊妳啊,如果肯把对小卉的心拿来对待自己,哪怕是一咪咪都好,我不知会有多开心!」

念归念,就算大胖百般的不情愿,在陆明佳坚持地恳求下,最后也只能安排了她出道后的第一场饭局,地点在私人的高级俱乐部。

唉,真搞不懂,黄董是着了什么魔,死都要小陆陪他吃顿饭?黄董旗下也养着自个儿的经纪公司,是自己公司没有女明星吗?!张大胖很想骂脏话。

★★★

一个星期后,陆明佳准时赴约。

这样华丽私密的场所,与会的成员都是男性,身旁清一色有艳丽性感的女伴陪同,空气中泛着紊乱的暧昧,这一夜将是觥筹交错,声色犬马。

陆明佳身穿一袭简单合身的黑色洋装,丝绸光泽衬得皮肤更加白皙,大圆领的设计突显她线条优美的颈项,不暴露,但微露的沟线却已捉住众人的目光,洋装长度及膝,贴身窄裙包裹着挺翘的臀部,完美的曲线毕露无遗。

她脚踩细跟银色高跟鞋,与耳上的银饰相互辉映,一双修长的美腿,行走之间格外撩人。

她盘起长发,耳侧随意散落着两绺发丝,唇畔微微勾起,顾盼之间皆是让人屏息凝视的风情。

她妖娆的美丽,大大给足了今晚金主的面子。

陆明佳浅搭着黄董的手臂,绷紧神经,不自在地让黄董带着她介绍给今晚VIP房里的上流贵客,眼一扫过去都是在财经杂志上看过的红人,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第一个介绍的人竟就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对象--

「明佳,这位是娱乐圈的龙头霸主,妳应该很熟悉吧,我们阎少!」

阎骥。

她怎么会不熟悉呢?

浑浑噩噩的无助感像洪水猛兽般扑袭而来!

过去那段最不堪的回忆,一股脑儿地冲进陆明佳的脑海。

她记得他的奚落,她记得他的看不起,更不会遗忘他眼里的无情。

这样的男人,哪是她惹得起的,多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沾了他的地盘,她就会一辈子万劫不复不是吗?

「明佳,打招呼啊!」

黄董催促着,大有示威、看好戏的意味。

说穿了,黄董摆明就是故意的,这样的饭局,他用尽心思把竞争对手的眼中钉带出场,真不知阎少心里会如何不痛快呢?这个总是恣意掌控一切的小伙子,一定没想到商场上的老前辈会来上这招吧!

当年阎家二少闹出那样的事,在外人眼里觉得小朋友谈谈恋爱又没什么,但在阎少的眼中一定非同小可,才有当时封锁新闻与这几年的冷冻处理,否则凭陆明佳的条件,怎么会不红?

既然明的斗不过阎皇,这种暗地里的小手段,如果能惹恼这个没血没泪的男人,也算有收获!

阎骥端着酒杯在笑,敛着眼,唇角勾起,笑意很深,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浑身发毛。

有人立即选边站。「黄董呀,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怎会把陆小姐带过来呢?这么破坏气氛的事,你也弄得出来?」

不管是僵化的陆明佳,或是让人感到害怕的阎骥,两人的注意力明明都不在彼此身上,彷佛两个空间般,却又诡异的形成一种笼罩在众人心底无形、可怕的压迫感,直到--

陆明佳不顾后果,转身跑离。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异能 都市言情 都市爽文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言情
都市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爽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爽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